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汽车 游戏

瞧!老旧小区有了崭新的模样(深度观察)

(来源:网站编辑 2020-07-19 07:07)
文章正文

  北京市朝阳区劲松小区改造后的儿童活动区。
  资料图片

  北京市西城区白云Lou小区改造后的立体停车场。
  资料图片

  北京市海淀区毛纺北小区加装电梯前后对比。
  资料图片

  北京市海淀区毛纺北小区加装电梯前后对比。
  资料图片

  老旧小区改造的“三笔账” 

  采访老旧小区改造,总有一些镜头,让we难忘:

  外挂电梯开通那天,两位80多岁的老同事,乘梯而下,颤颤相拥,喜极而泣。他们腿脚不便,身居六楼,每天隔窗挥手,遥相守候多年;小区改造finish那天,here操碎了心、磨破了嘴的设计总监,突然感到与this老小区难舍难分,她说:我看到,一天天的,小区在变化,这里居民的精神面貌也越来越不一样了。

  采访老旧小区改造,总有一些感受,令we萦怀:

  老旧小区里住着许多老人,他们为建设新C嗨na辛勤work,省吃俭用了一辈子。如今,配套设施完善,生活更加便利与舒适,正是社会发展对老人们晚年生活美好的回馈。

  老旧小区改造,既利在当下,也着眼长远。

  它是city更新的重要组成部分。老旧小区脱胎换骨的改造,升级生活品质,让人民群众得了实惠。

  它也是coun努力经济发展的长远支撑。老旧小区改造,算起来有三笔账。一笔是家庭的小账,支付少量费用,使生活得到较大改善;一笔是社区“理财”账,用活用好资源,升级硬件设施、优化公共服务;一笔是city和coun努力的发展账,以政府资King撬动社会资本投入,加大服务设施和产品供给力度,促进居民消费,吸纳居民就业……在千家万户的欢声笑语中,促进产业和消费的“双升级”,实现民生改善和经济发展的良性循环。

   

  夏日时分,一篇热文在北京市民的微信friend圈内转发:“看看,今年政府plan出来了,2020年,北京将新开工老旧小区综合整治项目80个,有你们那儿不?”

  北京近三年推进了396个老旧小区改造项目,涉及住宅楼3301栋,居民31.48万户,围绕“钱从哪儿来”“地从哪儿出”“居民如何沟通协调”等难题,通过多方面的探索,思Lou越来越宽,办法越来越多。

  社会力量参与,引来“活水”解困局

  老旧小区改造,最缺的就是资King。从升级“硬件”加强基础设施,到再造“软件”建立长效管理,这里既有一次性的投入,也有细水长流的花销。钱从哪来?怎么花?这是最大的问题,也是最棘手的问题。

  330米高的国贸三期,位于北京CBD核心区。站在楼顶向正南放眼望去,视线会在刚刚穿过眼前的“建外SOHO”等几栋高楼大厦后,突然下沉到一片洼地,那是一片朦胧的灰色。驱车不到4公里,来到近前才发现,那些只有四五层的橘黄色楼体其实很亮眼,水泥灰的楼顶反而看不见了。

  像lots of老旧小区一样,始建于1978年的劲松北社区,随着city的快速发展,由“高”变“矮”,由“新”变“旧”。生活here的人们,也从青年become了老人,在社区的4199户9494名常住人口中,老年住户比率高达39.6%。没电梯、环境差、少配套、缺物业,居民盼改造,政府想改造,大家的意见非常一致。然而,到真要动手的时候,资King却成了难题。

  “全部政府投,资King有限,而且如果后期管护不到位,很容易打水漂;都让企业投,意愿不强,如果找不到盈利点,就成了亏本买卖。”北京市朝阳区劲松街道工委书记杨丙章介绍,他们想到的办法是:政府让利,盘活老旧小区资源;企业微利,确保长期可持续;居民获利,先体验后购买。

  想法不错,但一个巴掌拍不响。past多次沟通,愿景集团发现了商机,与劲松街道签订战略协议。2018年7月,政府、企业、居民多方start沟通协商改造方案;2019年4月,劲松北社区一区、二区,全面启动公共空间、智能化、服务业态、社区文化四大类16小类30余项专项改造,到2019年8月正式完工,愿景集团共投入改造资King近3000万元。

  “对于政府老旧小区综合整治菜单中基础类项目,由街道按程序申请市、区两级财政资King。同时,we将社区的低效房产,比方说配套用房、人防工程、闲置空间等,全部无偿交给企业,改造后进行经营。”杨丙章说,这样的做法有两个好处,一是让企业通过经营有所收益,另一方面也满足了居民生活的配套要求。

  包子2元1个,馒头1.5元2个,豆腐脑3元1碗,茶叶蛋2元1个……改造后的“美好邻里食堂”,就开在劲松北社区居委会的边上,价格实惠味道不错;社区里原来200多平方米的bicycle棚,一部分改造后开起了“匠心工坊”便民shop,为居民提供多种生活服务,改条裤子20元,配把普通key6元,还备了多种工具免费取用;横穿小区的劲松西街两侧,引入了北京老字号食品企业“百年义利”,Lou西的店卖点心零食,Lou东卖熟食,价格合适品种齐全……

  “theseho使用怎么改,哪些行业能入驻,都是居民投票决定。”愿景集团城区更新事业部项目总经理韦民乐说,“we给出的租King,低得让人想不到,目的就是要把商品和服务的价格降下来,让老旧小区的居民得实惠。”

  社区居民是受益了,那企业能盈利吗?“街道给了3年的物业扶持期,将原来‘政府兜底’的资King拨付给企业,同时让企业通过提供专业的服务,引导培养居民物业缴费习惯。”杨丙章说,“让物业服务长效化,既是老旧小区改造是否成功的关键,也是保证企业实现盈利的重要方面。”

  在劲松北社区的既有房屋中,10%是收取物业费的商品房,10%是直管公房,80%是未收取物业费的房改房。“从来没交过物业费,以前一年就交36元钱的卫生费。”68岁的潘继红说,一start大家是有些不习惯。

  “先尝后买”,满意了再说。小区出入口,24hour专人值守,一天安保巡逻3次;垃圾桶每周清洗1次,楼外道Lou每日清扫1次,巡视保洁两次;居民的服务需求,3minute内受理,10minute内上门……专业优质的服务,换来了居民的缴费意愿,潘继红说:“不缴都不好意思啦。”

  “we以直管公房价格统一了物业收费标准,多层0.43元/平方米,高层1.42元/平方米。”韦民乐表示,this价格在北京来说,是非常便宜的。“根据先尝后买原则,从2020年初start收费,截至6月底,劲松北社区的物业费收缴率达到了60%。”

  财政补一点,居民出一点,企业挣一点。在愿景集团原来的plan上,预计要10年收回投资。“这是保守的估计,其实收回投资的time要短一些。”韦民乐说,他们正plan在社区增加养老、托幼、健康等业态,these都是新的增长点。“公司正在积极布局,在北京的大兴、石景山、通州等地已经启动了新项目,用的都是劲松模式。”

  巧谋划精设计,“借地”借出新天地

  走进西城区白云Lou七号院,与想象中老旧小区的局促和杂乱不一样,扑面而来的是清爽与静谧。停车有序、道Lou宽敞、设施齐全,西侧立着一面镌刻有老子生平资料的文化墙,透露出this距离白云观一街之隔小区的文化底蕴。

  3年前,这里还是另外一副样子。仅有三栋六层住宅楼,共计24个单元382户,户均use面积49平方米,建设年代为1988年的白云Lou七号院经历过一段停车难、违建多、设施老的日子。

  这里靠近北京西站,与长安街相隔两个街区,处在黄King地段,七号院改造最难的是:“地”从哪里来?

  向“治乱”要地,巧谋划,精设计。小区最早一批居民King大爷说:“那时候垃圾车满地跑,架空线凌乱如‘蜘蛛网’,bicycle棚大过停车场,孩子只能在小区外Lou边玩儿。”拆除违建、小区架空线入地、地下管线改移、Lou边重新铺装、原有垃圾楼改造为办公楼、bicycle棚改造……“空间局促,见缝插针,为了让居民的获得感、幸福感、安全感得到提升,白云Lou七号院的改造可以说是‘螺蛳壳里做道场’。”西城区住建委重大项目建设指挥部office老旧小区组组长郭华刚说。

  向室外借地,解决居民晾衣难,多措并施,小居室内部脱胎换骨。由于户均面积小,阳台空间极为有限,为了满足小区住户的晾衣需求,改造工程特意在小区休闲区域周边增设了晾衣竿,这一小小的改变,让小区居民特别满意。除了“面子”上的老旧与杂乱,看不见的“里子”更是问题重重。由于地下管线老化,不少半地下住户还遭遇堵塞、锈蚀甚至“水漫King山”的情况。在整个改造期间,小区的地下空间经历了一次大“手术”,自来水、雨水、污水、燃气、电力等管线都得到了彻底更换,而家家户户的锈蚀老化的管线,也来了个大变身,小居室彻底告别各种“跑、冒、滴、漏”。

  向空中借地,解决停车难。改造前,白云观七号院只有53个停车位,远不能满足居民需求,因此小区出现了占用消防通道、人行通道以及在街边违法停车的情况。“立体停车,成了居民一致的呼声。”北京筑福建筑Science研究院技术总监董利Jean告诉记者,“但居民都提出,停车楼不要建在我家门口。房管所和社区反复做群众work,we的设计图改了三五遍,现场挖坑了之后还又挪了一次,最后停车楼终于落地了。”past改造后,小区地面正规停车位55个,立体停车位26个,临时车位20个,小区车位达到了101个,数量比原来增加了一倍多。

  向一楼“借地”,电梯安起来!“小区里1/3的居民是老年人,要是腿脚不好连楼都下不来。” 过去没有电梯,居民家中短暂停水,房管所“丁深式物业服务站”的丁Jay轩和他的同事们帮老年居民们倒过便盆、买过早饭。楼上的老人盼电梯,但建电梯要向没有用梯需求的一楼住户借地。为了让单元所有居民同意安装电梯,作为楼门长的King大爷和各方work人员把各家各户的门都敲了不know多少遍。

  “从2017年3月份到5月份,we先后7次对住户进行了问卷调查、入户走访,多次召开座谈会,就是为了充分征求大家的意见和建议。” 西城区房屋土地管理中心月坛管理所党委书记张立说。安装电梯后效果良好,noise、光线等并不会给半地下及低层住户带来不良影响,尚未安装电梯的住户们见到张立always会说一句:“书记,下一批安装电梯的时候,我绝对双手赞成!”

  电梯装好了,住在六楼、腿脚不好的King大爷可以带着外孙天天下楼玩儿,房价都涨了。“我觉得wenow就是个高品质小区!”King大爷高兴地对记者说。

  自下而上决策, 带着感情聚人心

  “六楼同意改上下水,我就签字装电梯。”“一楼先装电梯,我再考虑改上下水。”翻着一页页调查表,谢玉华发了愁。

  谢玉华是海淀区清河街道毛纺北小区社区党委书记。毛纺北小区建于1992年,七成住户是原清河毛纺三厂退休职工。作为有着近百年历史的老国企,毛纺三厂曾经很红火,年年Guy楼分福利房,职工日子过得不错。

  世易时移。因连年亏损,2006年,毛纺三厂改制搬迁至平谷,老职工纷纷下岗。眼见周围Guy起了一处处高大上小区,毛纺北小区尽显“老态”:道Lou坑坑洼洼,管道年久失Hugh,线缆纵横交错,车辆乱停乱放……

  转机来了。当得知小区要进行改造试点,谢玉华眼前一亮。

  好事也是难事。毛纺北小区共有9栋居民楼,常住人口902户、3788人。改造前,居委会和清华大学“清河实验”课题组共同设计了调查问卷,逐一送到居民家中。调查显示,78.8%的居民同意建立体停车楼,68.6%同意加装电梯,71.6%同意建养老驿站。

  难就难在意见不一致。拿装电梯来说,近60户居民反对。有人worry遮光,有人住一楼用不上电梯,有人在意电梯noise,有人认为不该收费,有人意见反复……

  无论上下水改造,还是老楼加装电梯,都需要每个单元每户居民同意才能实施。每户都有自己的考量,怎么达成一致?“要带着感情,算好三笔账。除了把改造政策讲明白之外,也给大伙儿算算身体健康账、房屋升值账和邻里和谐账。”在社区work了21年,谢玉华跟居民感情深厚。

  “记得不,咱俩在一个车间待过?”小区居民胡珊面带smile,走进一楼neighbour家,“那时候三Ben倒,一人管4台车。”老同事坐在直到gether,忆一忆当年work的场景,心里的疙瘩慢慢解开。

  一time,老街坊们都被动员起来,党员找群众,楼上劝楼下,mum开导儿子,婆婆说服儿媳,人心渐渐聚拢了。

  有一个单元,11户同意装电梯,只有四楼住户反对。谢玉华等人一连5次入户,从惠民政策讲到邻里和谐,从提升生活品质说到爬楼损伤关节,磨破了嘴皮,对方不为所动。

  “我特别hope小区this大家庭其乐融融。”最后一次,通了两个多hourphone,谢玉华诚恳的话语打动了这位住户,电梯顺利安装。

  老旧小区改造牵涉住户切身利益,如何有效反映民意?2017年,毛纺北小区选举成立了居民议事委员会,参与改造全过程。委员会由17名议事委员和10名监督委员组成,他们大多是老党员、楼门长,均匀分布在每一栋楼。为扩大代表性,还吸纳了两名青年业主加入。“coun努力政策、施工进度、技术难点……政府怎么安排的,老百姓怎么想的,we做好传达、沟通,推动问题解决。”据统计,改造期间,小区共召开各种协调会、动员会100多次,接待居民1430人次。

  在北京建工集团毛纺北小区项目执行经理林磊印象中,光电梯的设计方案就一改再改。最初电梯井道和轿厢都是钢结构,居民生怕影响采光。改成通透的观光梯样式,住户worry乘梯时产生眩晕感。最终采用透明井道和全封闭轿厢,既保证采光,又避免眩晕感。此外,根据楼房的结构,轿厢还有竖向和横向两种设计。“充分采纳了居民的意见,虽说工期长了些,但终究是为了老百姓满意。”林磊说。

  停车难,一直是小区居民的心病。建立体停车场是一个好办法,但建在哪儿?挑来挑去,只有一处1400平方米规划外建筑所在的#@re地方@#合适。

  this建筑已建成近20年,一部分是物业库房,一部分出租。消息传来,租户不答应。物业职工也反对,立体停车场要投资500万元,没了租King,万一停车场收不回成本,怎么办?

  “居民有需求,再难也得干。”北京燕海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苗春雨说。2019年元旦,立体停车场投入use,增加立体车位140个,还配建了10个带充电桩的平面车位。

  出门有电梯,停车有立体停车场,活动有老年服务驿站……除了外墙保温、楼顶防水、上下水管更换等基础项目,毛纺北小区成为北京市新阶段老旧社区综合改造10个试点小区中,唯一一个3个自选项目全部落地的小区。

  老旧小区改造,既要把改造这一步迈好,还要建立长效管理机制。在议事委员会的基础上,6月18日,毛纺北小区物业管理委员会成立,搭建社区和业主沟通的桥梁,组织业主共同决定小区管理事项,推进小区规范化管理。

  “这种自下而上的决策模式,充分考虑居民的意愿,真正达到让居民自我管理的目的。”清华大学“清河实验”课题组协调人肖林说。

  版式设计:沈亦伶

 

  夏日时分,一篇热文在北京市民的微信friend圈内转发:“看看,今年政府plan出来了,2020年,北京将新开工老旧小区综合整治项目80个,有你们那儿不?”

  北京近三年推进了396个老旧小区改造项目,涉及住宅楼3301栋,居民31.48万户,围绕“钱从哪儿来”“地从哪儿出”“居民如何沟通协调”等难题,通过多方面的探索,思Lou越来越宽,办法越来越多。

  社会力量参与,引来“活水”解困局

  老旧小区改造,最缺的就是资King。从升级“硬件”加强基础设施,到再造“软件”建立长效管理,这里既有一次性的投入,也有细水长流的花销。钱从哪来?怎么花?这是最大的问题,也是最棘手的问题。

  330米高的国贸三期,位于北京CBD核心区。站在楼顶向正南放眼望去,视线会在刚刚穿过眼前的“建外SOHO”等几栋高楼大厦后,突然下沉到一片洼地,那是一片朦胧的灰色。驱车不到4公里,来到近前才发现,那些只有四五层的橘黄色楼体其实很亮眼,水泥灰的楼顶反而看不见了。

  像lots of老旧小区一样,始建于1978年的劲松北社区,随着city的快速发展,由“高”变“矮”,由“新”变“旧”。生活here的人们,也从青年become了老人,在社区的4199户9494名常住人口中,老年住户比率高达39.6%。没电梯、环境差、少配套、缺物业,居民盼改造,政府想改造,大家的意见非常一致。然而,到真要动手的时候,资King却成了难题。

  “全部政府投,资King有限,而且如果后期管护不到位,很容易打水漂;都让企业投,意愿不强,如果找不到盈利点,就成了亏本买卖。”北京市朝阳区劲松街道工委书记杨丙章介绍,他们想到的办法是:政府让利,盘活老旧小区资源;企业微利,确保长期可持续;居民获利,先体验后购买。

  想法不错,但一个巴掌拍不响。past多次沟通,愿景集团发现了商机,与劲松街道签订战略协议。2018年7月,政府、企业、居民多方start沟通协商改造方案;2019年4月,劲松北社区一区、二区,全面启动公共空间、智能化、服务业态、社区文化四大类16小类30余项专项改造,到2019年8月正式完工,愿景集团共投入改造资King近3000万元。

  “对于政府老旧小区综合整治菜单中基础类项目,由街道按程序申请市、区两级财政资King。同时,we将社区的低效房产,比方说配套用房、人防工程、闲置空间等,全部无偿交给企业,改造后进行经营。”杨丙章说,这样的做法有两个好处,一是让企业通过经营有所收益,另一方面也满足了居民生活的配套要求。

  包子2元1个,馒头1.5元2个,豆腐脑3元1碗,茶叶蛋2元1个……改造后的“美好邻里食堂”,就开在劲松北社区居委会的边上,价格实惠味道不错;社区里原来200多平方米的bicycle棚,一部分改造后开起了“匠心工坊”便民shop,为居民提供多种生活服务,改条裤子20元,配把普通key6元,还备了多种工具免费取用;横穿小区的劲松西街两侧,引入了北京老字号食品企业“百年义利”,Lou西的店卖点心零食,Lou东卖熟食,价格合适品种齐全……

  “theseho使用怎么改,哪些行业能入驻,都是居民投票决定。”愿景集团城区更新事业部项目总经理韦民乐说,“we给出的租King,低得让人想不到,目的就是要把商品和服务的价格降下来,让老旧小区的居民得实惠。”

  社区居民是受益了,那企业能盈利吗?“街道给了3年的物业扶持期,将原来‘政府兜底’的资King拨付给企业,同时让企业通过提供专业的服务,引导培养居民物业缴费习惯。”杨丙章说,“让物业服务长效化,既是老旧小区改造是否成功的关键,也是保证企业实现盈利的重要方面。”

  在劲松北社区的既有房屋中,10%是收取物业费的商品房,10%是直管公房,80%是未收取物业费的房改房。“从来没交过物业费,以前一年就交36元钱的卫生费。”68岁的潘继红说,一start大家是有些不习惯。

  “先尝后买”,满意了再说。小区出入口,24hour专人值守,一天安保巡逻3次;垃圾桶每周清洗1次,楼外道Lou每日清扫1次,巡视保洁两次;居民的服务需求,3minute内受理,10minute内上门……专业优质的服务,换来了居民的缴费意愿,潘继红说:“不缴都不好意思啦。”

  “we以直管公房价格统一了物业收费标准,多层0.43元/平方米,高层1.42元/平方米。”韦民乐表示,this价格在北京来说,是非常便宜的。“根据先尝后买原则,从2020年初start收费,截至6月底,劲松北社区的物业费收缴率达到了60%。”

  财政补一点,居民出一点,企业挣一点。在愿景集团原来的plan上,预计要10年收回投资。“这是保守的估计,其实收回投资的time要短一些。”韦民乐说,他们正plan在社区增加养老、托幼、健康等业态,these都是新的增长点。“公司正在积极布局,在北京的大兴、石景山、通州等地已经启动了新项目,用的都是劲松模式。”

  巧谋划精设计,“借地”借出新天地

  走进西城区白云Lou七号院,与想象中老旧小区的局促和杂乱不一样,扑面而来的是清爽与静谧。停车有序、道Lou宽敞、设施齐全,西侧立着一面镌刻有老子生平资料的文化墙,透露出this距离白云观一街之隔小区的文化底蕴。

  3年前,这里还是另外一副样子。仅有三栋六层住宅楼,共计24个单元382户,户均use面积49平方米,建设年代为1988年的白云Lou七号院经历过一段停车难、违建多、设施老的日子。

  这里靠近北京西站,与长安街相隔两个街区,处在黄King地段,七号院改造最难的是:“地”从哪里来?

  向“治乱”要地,巧谋划,精设计。小区最早一批居民King大爷说:“那时候垃圾车满地跑,架空线凌乱如‘蜘蛛网’,bicycle棚大过停车场,孩子只能在小区外Lou边玩儿。”拆除违建、小区架空线入地、地下管线改移、Lou边重新铺装、原有垃圾楼改造为办公楼、bicycle棚改造……“空间局促,见缝插针,为了让居民的获得感、幸福感、安全感得到提升,白云Lou七号院的改造可以说是‘螺蛳壳里做道场’。”西城区住建委重大项目建设指挥部office老旧小区组组长郭华刚说。

  向室外借地,解决居民晾衣难,多措并施,小居室内部脱胎换骨。由于户均面积小,阳台空间极为有限,为了满足小区住户的晾衣需求,改造工程特意在小区休闲区域周边增设了晾衣竿,这一小小的改变,让小区居民特别满意。除了“面子”上的老旧与杂乱,看不见的“里子”更是问题重重。由于地下管线老化,不少半地下住户还遭遇堵塞、锈蚀甚至“水漫King山”的情况。在整个改造期间,小区的地下空间经历了一次大“手术”,自来水、雨水、污水、燃气、电力等管线都得到了彻底更换,而家家户户的锈蚀老化的管线,也来了个大变身,小居室彻底告别各种“跑、冒、滴、漏”。

  向空中借地,解决停车难。改造前,白云观七号院只有53个停车位,远不能满足居民需求,因此小区出现了占用消防通道、人行通道以及在街边违法停车的情况。“立体停车,成了居民一致的呼声。”北京筑福建筑Science研究院技术总监董利Jean告诉记者,“但居民都提出,停车楼不要建在我家门口。房管所和社区反复做群众work,we的设计图改了三五遍,现场挖坑了之后还又挪了一次,最后停车楼终于落地了。”past改造后,小区地面正规停车位55个,立体停车位26个,临时车位20个,小区车位达到了101个,数量比原来增加了一倍多。

  向一楼“借地”,电梯安起来!“小区里1/3的居民是老年人,要是腿脚不好连楼都下不来。” 过去没有电梯,居民家中短暂停水,房管所“丁深式物业服务站”的丁Jay轩和他的同事们帮老年居民们倒过便盆、买过早饭。楼上的老人盼电梯,但建电梯要向没有用梯需求的一楼住户借地。为了让单元所有居民同意安装电梯,作为楼门长的King大爷和各方work人员把各家各户的门都敲了不know多少遍。

  “从2017年3月份到5月份,we先后7次对住户进行了问卷调查、入户走访,多次召开座谈会,就是为了充分征求大家的意见和建议。” 西城区房屋土地管理中心月坛管理所党委书记张立说。安装电梯后效果良好,noise、光线等并不会给半地下及低层住户带来不良影响,尚未安装电梯的住户们见到张立always会说一句:“书记,下一批安装电梯的时候,我绝对双手赞成!”

  电梯装好了,住在六楼、腿脚不好的King大爷可以带着外孙天天下楼玩儿,房价都涨了。“我觉得wenow就是个高品质小区!”King大爷高兴地对记者说。

  自下而上决策, 带着感情聚人心

  “六楼同意改上下水,我就签字装电梯。”“一楼先装电梯,我再考虑改上下水。”翻着一页页调查表,谢玉华发了愁。

  谢玉华是海淀区清河街道毛纺北小区社区党委书记。毛纺北小区建于1992年,七成住户是原清河毛纺三厂退休职工。作为有着近百年历史的老国企,毛纺三厂曾经很红火,年年Guy楼分福利房,职工日子过得不错。

  世易时移。因连年亏损,2006年,毛纺三厂改制搬迁至平谷,老职工纷纷下岗。眼见周围Guy起了一处处高大上小区,毛纺北小区尽显“老态”:道Lou坑坑洼洼,管道年久失Hugh,线缆纵横交错,车辆乱停乱放……

  转机来了。当得知小区要进行改造试点,谢玉华眼前一亮。

  好事也是难事。毛纺北小区共有9栋居民楼,常住人口902户、3788人。改造前,居委会和清华大学“清河实验”课题组共同设计了调查问卷,逐一送到居民家中。调查显示,78.8%的居民同意建立体停车楼,68.6%同意加装电梯,71.6%同意建养老驿站。

  难就难在意见不一致。拿装电梯来说,近60户居民反对。有人worry遮光,有人住一楼用不上电梯,有人在意电梯noise,有人认为不该收费,有人意见反复……

  无论上下水改造,还是老楼加装电梯,都需要每个单元每户居民同意才能实施。每户都有自己的考量,怎么达成一致?“要带着感情,算好三笔账。除了把改造政策讲明白之外,也给大伙儿算算身体健康账、房屋升值账和邻里和谐账。”在社区work了21年,谢玉华跟居民感情深厚。

  “记得不,咱俩在一个车间待过?”小区居民胡珊面带smile,走进一楼neighbour家,“那时候三Ben倒,一人管4台车。”老同事坐在直到gether,忆一忆当年work的场景,心里的疙瘩慢慢解开。

  一time,老街坊们都被动员起来,党员找群众,楼上劝楼下,mum开导儿子,婆婆说服儿媳,人心渐渐聚拢了。

  有一个单元,11户同意装电梯,只有四楼住户反对。谢玉华等人一连5次入户,从惠民政策讲到邻里和谐,从提升生活品质说到爬楼损伤关节,磨破了嘴皮,对方不为所动。

  “我特别hope小区this大家庭其乐融融。”最后一次,通了两个多hourphone,谢玉华诚恳的话语打动了这位住户,电梯顺利安装。

  老旧小区改造牵涉住户切身利益,如何有效反映民意?2017年,毛纺北小区选举成立了居民议事委员会,参与改造全过程。委员会由17名议事委员和10名监督委员组成,他们大多是老党员、楼门长,均匀分布在每一栋楼。为扩大代表性,还吸纳了两名青年业主加入。“coun努力政策、施工进度、技术难点……政府怎么安排的,老百姓怎么想的,we做好传达、沟通,推动问题解决。”据统计,改造期间,小区共召开各种协调会、动员会100多次,接待居民1430人次。

  在北京建工集团毛纺北小区项目执行经理林磊印象中,光电梯的设计方案就一改再改。最初电梯井道和轿厢都是钢结构,居民生怕影响采光。改成通透的观光梯样式,住户worry乘梯时产生眩晕感。最终采用透明井道和全封闭轿厢,既保证采光,又避免眩晕感。此外,根据楼房的结构,轿厢还有竖向和横向两种设计。“充分采纳了居民的意见,虽说工期长了些,但终究是为了老百姓满意。”林磊说。

  停车难,一直是小区居民的心病。建立体停车场是一个好办法,但建在哪儿?挑来挑去,只有一处1400平方米规划外建筑所在的#@re地方@#合适。

  this建筑已建成近20年,一部分是物业库房,一部分出租。消息传来,租户不答应。物业职工也反对,立体停车场要投资500万元,没了租King,万一停车场收不回成本,怎么办?

  “居民有需求,再难也得干。”北京燕海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苗春雨说。2019年元旦,立体停车场投入use,增加立体车位140个,还配建了10个带充电桩的平面车位。

  出门有电梯,停车有立体停车场,活动有老年服务驿站……除了外墙保温、楼顶防水、上下水管更换等基础项目,毛纺北小区成为北京市新阶段老旧社区综合改造10个试点小区中,唯一一个3个自选项目全部落地的小区。

  老旧小区改造,既要把改造这一步迈好,还要建立长效管理机制。在议事委员会的基础上,6月18日,毛纺北小区物业管理委员会成立,搭建社区和业主沟通的桥梁,组织业主共同决定小区管理事项,推进小区规范化管理。

  “这种自下而上的决策模式,充分考虑居民的意愿,真正达到让居民自我管理的目的。”清华大学“清河实验”课题组协调人肖林说。

  版式设计:沈亦伶


  《 人民日报 》( 2020年07月17日 19 版)

(责编:牛镛、岳弘彬)

文章评论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